第444章 噩耗

红烧猪人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凭你们,就想拦住我?”这是一头背生双翼、模样狰狞的犬类生灵,它目露凶光,狠狠地盯着眼前的几道影子。

    一名象人族修士沉声道:“这里是我异人盟的领土,你踏入这里容易,但若是想要出去,就必须得给我们一个交代。”

    “交代?这方天地哪里不是爷爷我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什么狗屁异人盟,给我滚开!不然待会儿我大哥来了,你们全部都得死在这里!”那背生双翼的犬类生灵笑着谩骂道,对象人族修士的话丝毫不放在心上。

    这只犬类生灵,自然就是豪天狗了。

    象人族修士面带愠怒之色,自从异人盟成立,还没有哪一族生灵敢这般毫无顾忌地闯入异人盟的领土。

    可眼下这不知哪里出现的怪异生灵,不仅越了雷池,还口出狂言,半点未将异人盟放在眼里。

    “大胆!”那名象人族修士喝斥,但他不敢上前,对方是货真价实的妖兽,哪怕是在场所有异人族加在一起,也不是对方的一合之将。

    豪天狗自恃实力,趁着石猴不在,他幻想许久耀武扬威的剧情终于成为现实,心里快意至极,正当他还想出言挤兑,一道奶声奶气的声音忽然响起:“这只狗好奇怪啊,怎么背着一对烤鸡翅到处晃悠?”

    原本剑拔弩张的气氛,瞬间被这句话毁去。

    豪天狗勃然变色,一展双翼,环视四周:“是哪个乳臭未干的小畜生敢嘲弄本大爷!给老子滚出来!”

    “咚!”

    一声闷响响起,豪天狗脸色一变,他只瞥见一道极小的黑影从自己身侧掠过,旋即便感觉到自己的铁翼被敲了一下。

    “咦?怎么硬邦邦的?这翅膀不能吃啊。”那软糯的声音再次响起。

    豪天狗气得面目扭曲,他昂起脖子恨声道:“有种的站出来!不要装神弄鬼!爷爷我一巴掌把你拍成肉酱!”

    周围一干异人族修士先是惊诧,随即神色古怪起来。

    那道奶声奶气的声音响起:“我一直都在啊,你看不见我么?”

    豪天狗环顾四周,除了那十余名异人族修士外,再无旁物,他略一感知,同样没有发现异样之处,直到他注意到那些异人族修士的目光都聚焦在自己的头顶时,才恍然大悟。

    “妈的!”豪天狗气急败坏地暗骂一声,头颅一甩,果然甩下一道娇小的影子,定睛一看,那竟是一只毛茸茸的松鼠,不过二三十厘长。

    小松鼠轻盈地落到地上,双手抱在胸前,歪着头看着豪天狗,一副欣赏什么宝贝般的神情。

    豪天狗喘息如牛,前不久他还在异人族修士面前狂傲无匹,眼下却像是被啪啪地扇了几个耳光一样,而且还是被这样一只浑身没有半点灵力波动的凡兽戏耍。

    他恼羞成怒,双翼迅速挥舞,卷起雨幕般密集的风刃席卷而出。

    小松鼠一动不动,一张小脸上好奇的神色瞬间被惊骇取代,它紧闭双眼,两只前爪不断挥舞,仿佛在说“不要啊,不要啊”。

    紧接着,让在场所有生灵傻眼的一幕发生了。

    只见随着小松鼠的双爪不断挥舞,虚空蓦地出现一道痕纹,旋即金芒大绽,豪天狗卷起的风刃瞬间荡然无存。

    而后,重重叠叠的诵经声响起,似是从天穹垂落而下,回荡在在场所有生灵的耳中。

    一众异人族修士听到这意义难明的诵经声,面面相觑、惑然不解,唯独豪天狗像是受到了某种冲击一般,面如金纸,身躯向后抛飞,在空中留下一连串的血珠。

    四五息后,小松鼠睁开双眼,看着倒地不断呜咽的豪天狗,对眼前发生的一切视若无睹,显然是早有预料。

    它蹑手蹑脚地来到豪天狗旁边,两只爪子拽住豪天狗的翅膀,口中冷不丁低喝道:“嘿呦,嘿呦,嘿呦……怎么拔不下来。”

    此时的豪天狗,想死的心都有了,他勉强从喉咙中挤出一句断断续续的话来:“英……英雄,别……杀我!”

    小松鼠如若未闻,继续用力,一众异人族修士眼睁睁看见,豪天狗的翅膀与躯干连接处,已是渗出了丝丝鲜血,翅膀被拔下来,只是时间问题。

    正当这时,石猴出现了。

    小松鼠一见石猴,立马停下手上的动作,乖乖地站在一旁,背起双手。

    石猴双眼一凝,立马锁定了小松鼠:“你怎么会在这里?”

    小松鼠仰起头,装作一副才看见石猴的模样说道:“你不是那个石壁上的猴子吗?你居然活过来了?”

    当初石猴还是天衍活像时,就曾见过这只小松鼠,他只知道这只小松鼠能在桓钧峰上来去自如,其他的也一概不知。

    不过,即便只知道这些,石猴也明白,眼前这只小松鼠,绝不是什么简单的角色。

    扫了一眼瘫在地上奄奄一息的豪天狗,石猴就大致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他本想将豪天狗带走,但一想到先前陆近月告知自己的事情已是迫在眉睫,他直接说道:“这只狗是我的坐骑,稍微教训一下就适可而止吧。”

    小松鼠闻言,频频点头:“就是,这些人出手没轻没重的,凡是适可而止就好嘛。”

    旁边的异人族修士嘴角抽动,一个个强忍着心中的笑意。

    石猴无语,对着异人族修士说道:“劳烦你们保住他的性命,如果他再骚扰你们,将他囚禁起来也未尝不可。”

    说完,石猴也不再驻留,破空而去。

    见石猴离去,小松鼠也失去了对豪天狗再动手的兴趣,它看了一眼十余名异人族修士,而后抛下一句话:“前几天我在桓钧峰那边发现了一个小子,模样凄惨得很,我准备把他挂在鱼钩上当作诱饵,去湖里钓鱼。”

    说完,它也一溜烟不见了。

    十余名异人族修士大眼瞪小眼,根本不解其意。

    一炷香后,相承与易岚青出现,一众异人族修士将来龙去脉讲述了一遍。

    相承自语道:“那小松鼠究竟是什么来头?”

    易岚青眯起一双丹凤眼,思来想去理不出头绪,再度朝那些异人族修士问道:“那小松鼠可还有什么怪异的地方?”

    这时,一名石人族修士忽地响起小松鼠临走时的话语,说道:“回禀盟主,那只松鼠离去时说了一件奇怪的事。”

    “什么事?”相承问道,他直觉告诉他,他即将知晓什么重大的事情。

    那石人族修士说道:“它说在桓钧峰下,它发现了一个小子,它准备将他当作鱼饵。”

    闻言,易岚青心脏一跳:“小子?它可有说那小子是何族生灵?”

    石人修士摇了摇头。

    易岚青与相承对视一眼,从对方眼中看到了某种相似的猜测。

    “立刻传令下去,将桓钧峰周围仔细搜索,哪怕是掘地三尺,也要将那松鼠说的那小子找到!”相承当即下令。

    一名虎人修士问道:“族王,需要遣派多少人手?”

    易岚青喝道:“有多少去多少!”

    十几名异人修士心中俱讶异不解,但也不多疑问,立马返回各自营地传令去了。

    相承抬手射出一道光霞将昏死过去的豪天狗卷起,而后与易岚青朝着象鼻山驰去,途中两人以神识交谈。

    “你觉得那人会是崔封么?”易岚青问道。

    相承答道:“这几日我老是心神不宁,自从与他分别后,这种感觉还是第一次出现,也不知道是不是与他有关。”

    易岚青露出一个苦笑:“如今身居一族之王,很多时候我的言行举止竟是不自觉地会向他模仿。”

    相承点头,感同身受:“我也是如此,许久没见到这家伙了,但愿他已经成功完成了那些试炼。”

    “话说这只豪天狗该如何处置?”易岚青问道。

    相承瞟了一眼奄奄一息的豪天狗,神情凝重道:“既然那石猴都那样说了,我们还是尽力保住他的性命吧。”

    易岚青“嗯”了一声,再度以神识波动传声:“本以为会有一场恶战,想不到最后结果会是这样。”

    相承叹道:“我察探了这只豪天狗的气息,若是我与之对敌,虽能拼个旗鼓相当,但却无法让他下场这般凄惨。”

    “也不知道那小松鼠究竟是何方神圣。”

    一阵感慨后,两人回到了象鼻山。

    回到族王宫殿,一道单薄的影子映入两人的眼帘,似是早已在此等待多时。

    相承与易岚青对视一眼,两人神情诧然,那立在殿中的人影是一名女子,形貌与人族无异。

    象鼻山的侍卫并未通报相承有人来访,换言之眼前这女子是避过了山上所有侍卫的耳目抵达这里的。

    如这般悄无声息地穿越象鼻山防线,相承自问难以做到。

    易岚青一见到女子那绝美的人族形貌,正欲出声喝问,倏忽间脑海中灵光一闪,声音微颤道:“你难道是……公孙前辈?”

    族王殿中立身之人,正是陆近月。

    陆近月微笑道:“嗯,是我。我知道你们与崔封有不一般的关系,今天到这里来是为了告诉你们一个消息。”

    相承听闻眼前这人便是传闻中这方天地的主宰者,惊愕的神情还僵在脸上,此刻听到陆近月这么说,他没来由地心头一突,那种不详之意愈发浓重。

    “公孙前辈,究竟是什么事?与崔封有关么?”相承出声询问。

    陆近月沉吟片刻,轻叹一声:

    “崔封……他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