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5章 小果狲

红烧猪人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陆近月的话,对于相承二人来说,无异于晴天霹雳。

    殿中一片死寂,陆近月看着呆若木鸡的两人,心底再度轻叹一声,莲步微移,几个闪灭便消失不见。

    相承怔怔地盯着先前陆近月所站之处,半晌,他醒过神来,看了一眼满脸难以置信的易岚青,出声问道:“你信么?om”

    易岚青脸色铁青,挤出了一个僵硬的笑容:“不……”口上虽这样说着,可她心底却是一点底气都没有。

    两人沉默了良久,相承眸光忽然一亮:“等等,方才侍卫不是通报发现了疑似崔封的人么?”

    易岚青脸色一喜,旋即又黯淡下来:“那什么松鼠的话,并不太可信。”

    相承闻言,面沉似水,而后重重地呼出一口浊气道:“无论如何,我得亲自去桓钧山附近走一遭。盟内事务就交给你了。”

    易岚青点头,异人盟声势浩大,这方界域内的异人族成了铁板一块,如今已成为诸多异族的忌惮,倒也没有太多琐碎繁务需要处理。

    “对了,你在去桓钧峰的路上顺便将这个噩耗传达给三位禁卿吧,他们对崔封也极为重视,也不知到时候他们会有何反应。”易岚青神情有些落寞,嘱咐道。

    相承点头,转身离开。

    “唉……”易岚青幽幽一叹,迈步走出大殿,望着逐渐被血色浸染的天际,心里有种说不出的郁躁。

    ……

    夕阳被天际淹没,天幕泼洒上一层墨色。

    石猴脚踏云雾,苍莽山林在他脚下飞速倒退,他双目炯炯,其中有金色火焰跳动。

    蓦地,石猴双目一凝,脚下云雾一散,他纵身而起,在空中翻了一个筋斗腾空滑翔了数里远,在一座形似手掌的山峰前落下。

    “有一缕微弱的神识波动。”石猴朝着山峰走近,挥手将拦在面前的巨石草木荡为齑粉,如今前行了数十丈后,他看到了一颗圆滚滚的头颅。

    这颗头颅嵌在山壁之中,头颅之上长满了毛发,石猴一看便知,这就是他要寻找的那只果狲。

    “竟然被压在了这座山下,究竟是何人所为?”石猴心中疑惑,走上前去。

    那被压在山下的生灵似乎感觉到了石猴的气息,他猛地抬起头,那是一张稚气未脱的小果狲的面庞。

    石猴皱起眉头伸手碰了碰山壁,一股沉若玄渊的气息扑面而来,如他所料,这座形似手掌的光秃秃山峰并不是什么凡物。

    “谁将你镇压在这里的?”石猴以猴类语言开口问道。

    小果狲呼呼地喘息了一阵,回应道:“是我自己,这座山是从我身体里长出来的。”

    石猴双目一瞪,他仔细探察了眼前这只小果狲的修为,与寻常野兽相差无异,并未有奇异之处。

    “从你自己身上长出来的?”石猴有些将信将疑。

    旋即石猴想到自己也是从那天衍石壁中诞生的有灵之物,世间玄异之事不胜枚举,眼前之事也不一定就不可能发生。

    况且眼前这只小果狲灵智还未完全开化,自然也不可能欺骗自己。

    想到这里,石猴开口问道:“我要怎样才能帮你脱困?”

    小果狲眨了眨两只灵动的眼睛,惊喜交加地问道:“你愿意帮我?”

    石猴脑海中掠过之前与陆近月会面时发生的种种,他不明白对方为何会让自己来收这只小果狲为弟子。

    但同为猴类生灵,他还是选择来到这里一探究竟。在见到小果狲后,他没来由地起了恻隐之心,决定解救这只小果狲。

    听到小果狲的问话后,石猴面无表情地点头,心底则暗暗感叹:“跟那家伙长久相处,终于还是沾染上人族七情六欲的臭毛病了。”

    见石猴点头,小果狲咧嘴一笑道:“你教我怎么修炼可以吗?”

    石猴本就打算收小果狲为徒,但还是装出一副犹豫的神色,沉吟道:“难不成教你修炼你就能从这石山中脱困?”

    小果狲点头:“虽然我也不知道能不能脱困,但我感觉应该没错。”

    石猴故意板起脸道:“教你修炼也不是不行,但你得拜我为师。”

    小果狲忙不迭地答应:“师父!”

    石猴见状,嘴角罕见地露出了一丝笑意,他不再废话,伸出食指点在小果狲的眉心,开始以神识向对方灌注兽类生灵的修炼法门。

    小果狲神采奕奕的双眼很快变得一片茫然,眸内掠过一缕缕纵横交错的白芒。

    石猴传授给小果狲的这则法门,是兽类生灵中最基础的吞吐之法,这则法门可帮助兽类生灵吸纳天地间的灵气精粹,以此淬炼肉壳并激发自身血脉中的玄异因子,觉醒种种令人匪夷所思的能力。

    眼下小果狲还只能算是一只凡兽,待到它修炼至先天精怪境巅峰层次后,它便会获得一次选择成为灵兽或妖兽的机会。

    石猴一边给小果狲灌输有关于兽类的修炼法门,同时还将人族的语言、兽类修炼的关窍等知识一并传授给了它。

    可以说是毫无保留。

    良久,夜色渐浓,石猴收回手指,脸上闪过一丝疲态,饶是以他强横的神识,也不禁感觉到了阵阵头晕目眩之感。

    被嵌在石壁中的小果狲此时已然闭上双目陷入了沉睡,石猴在原地伫立了一阵,最终选了一块平坦的岩石盘膝坐下,开始小憩。

    不知过了多久,天边渐渐涌出光亮,石猴依然闭着双眼,倏忽间,他双耳一动,猛地站起身来,定睛一看,眼前的一幕让他难以置信。

    然而还不待他讶异,一阵响遏行云的巨响呼啸而至,不远处那座形如五指的山峰剧烈地颤动了起来。

    一道道裂纹自山体中央地带出现向四周蔓延,大小不一的石块从峰上滚落而下,下坠之势迅猛无匹,每一块落石周围都包裹着一层肉眼可见的火红色光膜,像极了流陨。

    石猴将目光投向小果狲,只见原本只露出了一颗头颅的小果狲此刻已然将自己的两只手臂挣脱了出来,他挥舞着双手,口吐猴言:“师父!我成功了!”

    石猴目光微凝,他来不及多想,当务之急是将凌空塌落而来的落石解决。

    手腕旋动,一根通体黝黑、表面坑坑洼洼的石棒自石猴耳中弹出,他伸手一挽,握住棒身,随后腾云驾雾,迎着落下的石块而去。

    石棒挥舞间,金色蛟龙光影凭空而现,盘旋在石猴周身,神武不凡。

    小果狲仰起头看着半空中的这一幕,眼底冒出一连串仰慕的星星。

    石猴在空中大开大合,将一块块落石击为粉末,这些石头不是凡石,石猴每一击都动用了全力,才将那石头表面附着着的一层光膜打散。

    眼看着五指山峰不断坍塌,石猴左右开弓,金蛟光影舞动九天。到了最后,石猴干脆祭出术法,一棒挥出,便有一道巨柱般的棒影横扫而过,将漫天石块化为寂灭。

    五指山峰越来越矮,山壁上的裂痕也如蛛网般密集,终于,小果狲双手猛一用力,瘦弱的身躯从山壁中抽出,摔落在地。

    就在小果狲离开山壁的瞬间,原本还剩下半截山体的五指山峰像是失去了支柱一般,眨眼间崩碎消泯,连半点尘埃都未剩下。

    石猴从空中落下,打量了一眼只有自己腰高的小果狲,神情严肃道:“你领悟了那吞吐之法了?”

    小果狲站直身子,表情同样严肃:“是的师父。”

    石猴心底暗暗好笑,嘴上继续询问:“领悟了法门,这座山就崩塌了?”

    小果狲有些不确定地说道:“我冥冥中有感应,这座山是我踏入修炼之路的一道屏障。”

    随后,石猴询问起小果狲这五指山峰是如何出现的。

    小果狲答得含糊其辞,事实上他自己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说着说着,他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转过身在一片草丛中翻找了起来。

    不一会儿,小果狲手中多了一个储物袋,他开始讲述起来:“当初我在我出生之地附近遇到过一个人族,那人族是个少年,大约……”

    “什么?!”还不待小果狲继续说下去,石猴浑身气息一凝,连忙出声打断。

    小果狲被吓了一跳,石猴自知失态,放缓语气道:“你继续讲。”

    这只小果狲正是当初崔封在桓钧峰附近偶遇的那只,当日打开那棺木后,这只小果狲就拿着崔封给他的储物袋离去。

    储物袋中装有八个盒子,每一个盒中都装有一页年代久远的浆纸,每张纸上则绘有一个晦涩玄繁的字符。

    小果狲一边讲述,一边从储物袋中拿出了那八个盒子,而后将一张张浆纸陈列在石猴眼前。

    “当初我被这些纸上的符文深深地吸引,脑海中像是有某个声音在召唤我,于是我便离开了那名人族少年,打算寻觅一个僻静的地方将这八个字符好好看一看。”

    “结果不知不觉间我就来到了这里,等到我将八个字符完全记住后,身体就发生了异变,再之后我就被这座从我体内出现的山峰镇压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少天,直到师父你出现,我才脱困。”

    小果狲说完,小心翼翼地瞟了一眼石猴。

    石猴默然不语,过了好一会儿,他才轻叹了一声说道:“那名与你有一面之缘的人族少年,已经死了。”

    小果狲愕然,他与崔封相处时间虽不长,但却本能地与对方十分亲近,此刻听到这个消息,他心中有些空落落起来。

    “罢了,他有使命在身,一些结局都是他自己的选择。如今你已脱困,以后就跟在我身边吧。”石猴出声安慰。

    小果狲点头,将八张字符收起,乘上石猴的云雾,飞遁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