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16章 你动一个试试

大海好多水_天津掌阅文化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嘭!

    阎罗的身影重重跌倒,整个人神情萎靡。

    “你这不可能,这怎么可能,这可是生死簿,你的力量怎么可能挣脱生死簿的掌控。”阎罗惊骇不已,看向龙飞,眼神也已经变成了恐怖。

    因为这生死簿,就是他的伴生法宝,也正是因此,才被玉皇敕封为阎罗天子,可见一斑。

    别的不说,单单从本身而言。生死簿,乃是天地所成的至宝,虽是后天,但比先天也丝毫不弱。

    整个神话世界,能与之匹敌的也是寥寥无几。

    其中便是封神榜和山海经。

    封神榜中蕴含周天星斗,自列神职,至高无上。

    山海经,更是酝酿整个地仙界的地脉之力,承载山川,蕴养仙府,恐怖无比。

    而这生死簿,则相当于是一种众生命数,合生死,化阴阳。一旦书上有名,则生死有命,富贵在天。

    所以,这一次阎罗以自身精血,催动生死簿,想要将龙飞之名强行刻画在上面,却被龙飞一双眼眸给湮灭,直接打破了他的认知,更是将其反噬,着实让他接受不了。

    “生死簿又怎样?我命由我不由天,就算是天地诸神,也都不能掌控我的命格。你想要靠一个法宝,就断我生死?”

    “痴人说梦!”龙飞冷冷说着,目光之中,充满了不屑。

    阎罗等几个阎王此刻更是连出手的勇气都没有。

    连生死簿都阻挡不了龙飞,他们已经清楚,今日他们已经无法善了。

    修为修为比不过,法宝法宝比不过,可以说,他们已经无计可施。

    至于说催动是殿来阻挡龙飞,他们更是想都不敢想,生怕龙飞一圈之下,自己阎罗大殿就变成废墟。

    “如果你的手段仅限于此,那么今天也就没什么好说的了,今日之后,地府易主,为我龙飞所有。”龙飞傲然抬头,开口说道。

    说话之间,龙飞也是直奔阎罗等人而行,杀意毕露。

    “好大的口气,地府纵横天地无尽岁月,就算是上古仙神,都敢来打地府的主意,你一个人间修者,想要统治地府?”

    可就在此时,异变突生。

    阎罗大殿之中忽然传出了一道冰冷的声音。

    “谁?”龙飞脚步一顿,脸色一凝。

    变得浓重无比。

    这声音的主人是谁他不知道,但这气息,却是无比恐怖。只是一句话,就已经让他感觉到了浓浓的威压。

    “跪下,臣服于我,否则今日,就是你的死期。”那声音再度出现,紧接着,整个阎罗大殿之下,一道道猩红暗黑的河水忽然爆发,转眼之间席卷而上,在虚空之中凝聚出来一条水幕。

    “冥河老祖?”龙飞试探问道。

    “不错,竟然还知道老祖我的身份,看来,你也不是无知之人。”

    “既然你知道老祖我的名头,现在还不跪下?”又是一声爆喝,紧接着,水幕之中,一个身影渐渐凝聚出来。

    这身影,立身在无尽水幕之上,身边还跟着四道身影。

    正是其手下,四大魔王,天波旬,大梵天,欲色天,湿婆。

    四人身上,都流转这恐怖的气息,已经凌驾在一般的大罗之上,无限尽皆下一步。

    至于冥河老祖,则更是恐怖。

    身上更是携带着一种难以形容的气息,这气息厚重无比,仿佛凝聚了天地大势,让龙飞都感觉到了压力。

    龙飞心中沉吟,冥河老祖,他并不怕。凭借自己的肉身之力,就算是不敌,也不至于无法抗衡。再加上丹田之力和永生之棺,大不了最后硬刚,龙飞也有绝对的把握从容离去。

    可是,玄楛还在这里。

    而且,他来地府的另一个目的,就是跟冥河老祖有关。

    “麻蛋,要是现在系统妹子还在就好了,起码能对冥河老祖的力量有个分析。”龙飞心中想到。

    感觉异常难受。

    冥河老祖的出现,直接打破了龙飞的计划。而且看样子,地府和冥河老祖之间早就已经有了勾连。

    不然不至于在这关键时刻,冥河老祖现身。

    正此时,冥河老祖忽然目光一转,看向了玄楛:

    “佛莲的气息?”冥河老祖眼中一寒,冷意从双眼之中爆射出来。

    玄楛本能的一退。

    冥河老祖的气息太强了,根本现在玄楛能够承受的。

    龙飞瞬间反应过来,身体一闪,直接来到玄楛的面前,创圣之力一震,将冥河老祖的气息,给强行溃散。

    可这一刻,龙飞也明显感觉到了肉身之上传来的剧痛。也就是说,冥河老祖的力量,已经能够威胁到他的肉身之力。

    “嗯?能够随时分裂重组的肉身?有点意思,和老祖我的修罗之道有点相似。不过,小子你太狂妄了,地府不是你能撒野的。老祖还是那句话,现在跪下,引颈受戮,否则,我若出手,你死不超生。”冥河老祖说道,冰冷的眸子充满了不屑。

    “还有这女人,正好,我冥河之下的那一个已经快要死了,正好来一个补充的,再好不过。”冥河老祖幽幽说道。

    这一刻,玄楛再也忍不住:

    “师傅,你把我师傅怎么了?”玄楛问道,眼中充满了担忧。

    “原来是你师傅,一个异类,一个不该存在天地之间的尸身,竟然想要立自己的道,真是可笑。”冥河老祖嗤之以鼻,根本不理玄楛,最后反倒是直接将目光看向龙飞:

    “你还不动手?莫非是想要逼老祖我动手不成?”冥河老祖目光一寒。

    “我动你祖宗!”龙飞忍不了,大骂一声。

    这冥河老祖太嚣张了,就算是龙飞无忌天地,嚣张惯了,此时都感觉冥河老祖太能装犊子。

    “找死!既然这样,老祖我就送你一程。”冥河老祖杀意一现,无尽冥河之水瞬间冲天而起。

    而起手中,也出现了两柄长剑。

    龙飞目光一凝:

    “站在我身后!”

    龙飞将玄楛一拉,扯到自己的身后,手中界王之刃和弑魔剑同时取出,严阵以待。

    可就在此时,一抹猩红直接席卷了整个地府苍穹。

    如果所,冥河老祖的无尽冥河,是黑暗,是滔天魔气。那这无尽猩红,则是血腥,是杀戮,是无尽戾气。

    “冥河,你动一个试试?”一道声音从无尽猩红背后,悠悠传出。